栏目头部广告

退出受阻 券商股权投资业务寻求破局_中证网

马静 证券时报

  一级市场“募投管退”四个环节中,“退”当前已排在第一位。券商系股权投资机构又如何破局?

  从证券时报记者的采访和梳理来看,保持对新三板及北交所市场的投资力度、抓住产业并购机会、高度重视风险管理等均是可参考的方向。

  目前,除首发(IPO)渠道外,常见退出方式还有并购、股权转让、触发特定条件,以及由大股东或指定第三方回购等。市场上也在兴起一些新的退出方式,比如约定期限通过分红实现部分退出,或通过二手份额转让基金退出。

  但根据执中近日发布的《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流动性白皮书》(简称《白皮书》),IPO渠道依旧是退出最优解。2023年,以IPO日计,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资收益回报倍数均值为4.8倍,相较上年同期的5.37倍有所下降。

  在IPO退出方面,首正泽富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,新三板和北交所仍有机会。“沪深交易所上市门槛抬高,而北交所上市门槛不变。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的定位以及政策倾斜,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优质中小企业及一级投资者关注。”

  并购退出也受到市场广泛关注,尤其是产业并购。《白皮书》提到,产业并购作为一种战略性选择,通过产业整合实现协同效应,已成为私募股权基金并购退出的重要交易方式之一。

  东兴投资有关负责人则在分享投后管理思路时提到,从公司实践来看,通过合理的定价、谈判和协议签署等方式,可以降低退出过程中的风险和不确定性。此外,考虑到目前通过IPO退出难度提升,也可积极沟通行业内头部投资机构及并购机构,深度挖掘业务合作机遇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以来,监管部门、地方政府均出台多项利好政策。比如,上海年初印发《关于进一步促进上海股权投资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就畅通股权投资退出渠道提出了引导,上海市标志性产业链链主企业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、大力推动二级市场基金(S基金)发展、试点开展股权投资基金实物分配股票等举措。

  “从实际政策传导效果来看,核心还是在于政府或相关部门配套资金的相关规模,以及辖区国企在股权创投方向的资金投入力度。”首正泽富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该负责人认为,对于构建资本良性循环,国企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,发挥“领头羊”作用,支配更多的资金去参与股权投资活动。

  在内部管理方面,前述负责人表示,应充分尊重行业运作特点和规律,建立市场化、专业化考核评价机制,尤其是侧重业务整体价值评价,不以单个投资项目作为考核对象,从制度上为业务松绑,激发业务开展力度及股权投资参与度。

  东兴投资有关负责人则提到,除了政策优惠外,还需要进一步优化投资环境,包括完善法律法规、提高行政审批效率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,为投资者提供更加便捷和高效的服务。同时,也要鼓励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股权投资市场,包括金融机构、企业、个人等,形成多元化的投资格局。

标签: [db:TAGS]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